丝瓜视频永久网站入口

   市长关占平看了一眼严振鸿,沉声道:“欧阳志远为什么撤掉你?”

   严振鸿道:“欧阳志远拉帮结伙,竟然把马瑞海提了上来,不光让他代替了我,而且还让他担任水煤浆煤业指挥部的副总指挥和技术总监,表哥,你可要为我报仇,讨个说法呀。”

   市长关占平的内心其实非常生气,整个湖西市,谁不知道,严振鸿是自己的表弟?欧阳志远竟然撤了他,欧阳志远一点都没有给自己留面子,实在是太过分了。年轻人,锋芒太露呀!

   关占平看着表弟严振鸿冷声道:“你身为矿务局的生产经理,竟然不知道甲醇厂里生产冰,毒,欧阳市长撤了你,是理所当然的,谁能给你求情?你小心点,省公安厅肯定会找你了解情况的,什么能说,什么不能说,你要想清楚,你走吧,过一段时间,我再给你找个位置。”

   严振鸿没想到,自己的表哥并没有准备给自己个说法,反而怪罪自己工作不力。还要在省公安厅面前不要乱说,这让严振鸿很是失望。好在,表哥答应找机会,再给自己安排个职位。

   严振鸿道:“谢谢表哥。”

   市长关占平看着严振鸿的背影,他的脸色变幻不停。

   市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和第六处处长郑伟,两人的脸色都很难看,昨天袭击欧阳志远他们,竟然没有成功。就连派出的杀手,都没有回来。

   陈玉珍被押送到了湖西市公安局的一个秘密关押点。

   省厅副厅长周江河和重案处处长何文婕亲自带队来破案。这让两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好在所有的线索,都已经剪断。

   别说是省公安厅来查案,就是公安,部来查,能查出自己吗?

   不过,陈玉珍没死,虽然这个女人已经疯掉了,但让她活着,终究是个定,时,炸,弹,说不定哪一天,她想起来什么?

   清纯软萌和服少女

   一定想办法,除掉她。

   薛兆国走进里面的房间,打开电脑,在输入了神秘的号码之后,他进入了世界杀手,网。

   他把陈玉珍的照片输入网站里,开价一百万。

   半个小时后,一个叫空中杀手的人接下了任务。

   薛兆国把五十万,一半的预付款划了过去。

   干掉陈玉珍,这件事就到此结束。

   薛兆国点上一颗烟,吐了一口,一个烟圈慢慢的上升。

   猛然,一个问题,出现在薛兆国的脑海里,白山市公安按局长杨启宏知道自己问过周玉海的事。

   不好,省厅的调查组,肯定会调查杨启宏的。

   杨启宏肯定会说,自己问过周玉海的行踪。想到这里,薛兆国的冷汗下来了。绝不能让杨启宏说出来自己问过周玉海的事。

   薛兆国一把抓起电话,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   “立刻赶到白山市,干掉杨启宏,你的卡上,会多出一百万。”

   “是,老板。”

   杨启宏,老同学,对不起了。

   欧阳志远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他微微地闭着眼,想着去接陈玉珍的细节。

   是谁泄露了陈玉珍在白山的消息?

   周玉海、李大鹏、王战,是自己的兄弟,根本不可能。寒万重更不会。

   自己给白山市公安局长杨启宏打过电话,杨启宏知道陈玉珍的事。还有一个人,那就是看守所长李涛。

   难道是这两个人泄露了陈玉珍的消息?他们和湖西市的黑暗势力有关系?杀手早路上伏击自己?

  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,下班的时间竟然过了半小时了。他拿起电话,开始拨打白山市杨启宏的电话,问问他说知道,周玉海在白山市。

   这时候,杨启宏已经下班了。

   今天是老婆的生日。自己昨天就在公安局对面的蛋糕店里,给妻子定了一个蛋糕,他要去取。

   他把车停在了蛋糕店的门前,把订单从窗口递给做蛋糕的服务员。

   “服务员,我取昨天定做的蛋糕。”

   那名服务员接过单据,微笑着道:“请您稍等。”

   不远处,一名幽灵一般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根黑管,把黑管口,对准了杨启宏。

   “您好,这是您的蛋糕,祝您夫人生日快乐。”

   服务员微笑着递过蛋糕。

   “谢谢。”

   杨启宏接过服务员的蛋糕,刚想上车,电话响了,他拿出电话刚想去接,不远处的那个男人猛地一吹黑管,一根惨碧的毒针如同毒蛇一般,无声无息的射进了杨启宏的后颈。

   杨启宏的身子一僵,扑倒在了自己的车前,他的手里,还死死的攥着准备送给妻子的蛋糕。

   那男人快步走过来,拿起了杨启宏的手机,极其平静的走开,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。

   这是一个极其老练的杀手。

   过了好一会,蛋糕点的服务员猛然发现一个人躺在地上,立刻上前查看。

   杨启宏早已没了气息。

   “啊!”

   服务员嘴里发出凄厉的尖叫。店里的人,立刻拨打110报警。

   欧阳志远没有打通杨启宏的电话。这让他很是纳闷。

   欧阳志远走出矿务局办公大楼,他的电话铃响了,欧阳志远拿出电话,一看是副厅长周江河的电话。他接了过来。

   “志远,下班了么?”

   电话里传来周江河的声音。

   欧阳志远道:“周厅长,我刚下班,”

   周江河道:“你来公安局一趟,我等你。”

   欧阳志远道:“好的,周厅长。”

   周江河肯定是向自己了解情况的。

   欧阳志远坐上车,对着寒万重道:“到市公安局。”

   二十分钟后,欧阳志远走进了湖西市公安局。

   副厅长周江河和何文婕早在小会议室了等着欧阳志远了。

   会议室里,就何文婕和周江河两个人。

   欧阳志远走进了小会议室,周江河笑道:“志远,坐吧。”

   何文婕盯了欧阳志远一眼。

   欧阳志远假装没有看见,他坐在了沙发上。

   周江河笑道:“志远呀,多亏你,才把陈玉珍找了出来,你把去接陈玉珍的详细过程,给我说一遍。”

   欧阳志远道:“好的,周厅长。”

   欧阳志远把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。周江河听的很仔细。

   他看着欧阳志远道:“志远,你那辆路虎战车是怎么回事?上面怎么会有武器?”

   欧阳志远道:“我那辆车是年英豪送给我的,他的爷爷是谁,我想,你不会不知道吧。”

   周江河道:“我知道,年英豪的爷爷是谁,但是,我要对你说,志远,你开那辆车并不合适。”

   欧阳志远道:“如果我昨天不是开这辆路虎,所有的人,一个都活不了,包括我自己。”

   周江河笑道:“志远,我并不是说别的意思,但这辆车毕竟是军车,你开着它,对你并没有好处。

   欧阳志远知道,自己要是不给周江河看证件,他肯定会对自己有看法的。他走到周江河的面前,低声道:“你要答应给我保密,任何人都不能透露出去,包括萧书记。”

   周江河点了点头。

   欧阳志远把自己的特战军官,证给周江河看了一眼。上面那五把战刀的符号,让周江河大吃一惊。

   我的天哪,欧阳志远竟然是第五特战部队的军官,这怎么可能?但这个证件是真的。

   过了好一会,周江河的心才平静下来。

   他不在纠缠车的事情了,他看着欧阳志远道:“志远,你到白山市去接陈玉珍,还有谁知道?”

   欧阳志远道:“没有任何人知道,我和韩万重直接开车去的,对方竟然用火箭弹袭击我们,看来,对方是要一心置我我们于死地,不留活口呀。”

   周江河道:“看来,湖西市的贩毒网不简单呀,先是副市长彭茂水跳楼,现在矿务局总经理李凡峰又被人暗杀,原甲醇厂长孙正瑞又死在河里,这一系列的杀人案,有着必然的联系,背后这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,他们每一件事都抢到我们的前面,进行杀人灭口。”

   欧阳志远道:“现在,陈玉珍是唯一的证据了,决不能让对方再把陈玉珍害了。”

   周江河道:“我们把陈玉珍关押到一个秘密的地方,有十二名特警守护,就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。

  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自己为了帮助周玉海那陈玉珍提走,自己给白山市公安局长杨启宏打过电话。杨启宏和李庄看守所长李涛都知道,周玉海来提陈玉珍。

   难道是杨启宏或者李涛泄露了陈玉珍的行踪?

   欧阳志远道:“周厅长,我想起来,陈玉珍在白山市发病,咬了人,被关进里白山市拘留所,准备送到精神病医院去。我和周玉海去提人,我怕对方不同意,就给白山市公安局长杨启宏打了电话,请他放人。杨局长直接给李涛打了电话,拘留所的李所长这才办手续放人,我们路上就遇到了袭击。”

   厅长周江河的眉头走了起来。白山市分局杨启宏知道欧阳志远提走陈玉珍,李涛和杨启宏都有嫌疑。

   周江河的电话铃响了。周江河一会看号码,竟然是省厅王世杰厅长的电话。

   周江河立刻接了过来。

   “周厅长,立刻带人赶往白山市,白山市公安局长杨启宏死了。”

   “什么,杨启宏死了?”

   周江河一听,禁不住大吃一惊。

   第1007没有白救

   欧阳志远一听,噌的一声站了起来。

   杨启宏死了?怎么会死了?

   周江河立刻大声道:“立刻去白山市。”

   欧阳志远道:“我也去。”

   三个人冲下楼去。

   周江河带着法医和何文婕,欧阳志远和韩万重,几辆车子,拉着警笛,旋风一般的冲出湖西市。

   两个小时后,几个人到达白山市公安局。

   白山水公安局第一副局长李玉明早就在楼下等候。他一看到周副厅长带人来了,他立刻迎了上去。

   “周厅长,您好。”

   周江河沉声道:“做尸检了吗?”

   李玉明忙道:“正在做。”

   周江河皱了皱眉头,沉声道:“这么长时间了,尸检为什么没有出来?”

   李玉明:“法医在杨局长的后颈上找到了一个针尖大的伤口,法医正在检验伤口里究竟是何种物质,竟然能瞬间置人于死地。”

   周江河道:“走,我们去看看。”

   周江河带着省里的法医,走进了解剖室。

   三名法医在忙碌着。

   周江河带来的法医,一起参加了检验工作。

   欧阳志远拿过一个放大镜,仔细的观察着针尖小大的伤口。这种伤口周边整齐,是一种针形尖刺形成的,刺入的速度极快。欧阳志远仔细的闻了一下伤口,他的脸色一沉道:“能瞬间置人于死地的是氰化,钾,但这种不是氰化,钾,是杀手界最新的一种毒药,比氰化,钾还要毒上几倍。”

   省里的一位法医经过仔细的检验,沉声道:“这是从亚马孙原始森林的一种叫彩虹毒蛙身上提取的毒液,这种毒液只要刺破人的皮肤,进入血液,能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,让人的心脏停止跳动。”

   另一位法医,用托盘盛着一枚细如牛毛的惨碧的毒针,走了过来。

   欧阳志远一看,失声道:“是一种国际杀手所用的吹针,三十米开外,可以杀人于无形。”

   周江河道:“他们为什么要杀了杨启宏?”

   欧阳志远道:“肯定是在灭口,杨启宏和陈玉珍这件事绝对有牵连,我给杨启宏打了电话,但别人同样会给杨启宏打了电话的。这人害怕杨启宏说出了自己和杨启宏的通话记录,因此,来个杀人灭口。”

   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:“发现杨局的电话没有?”

   副局长李玉明道:“现场没有发现杨局的电话。”

   欧阳志远道:“立刻到移动公司去调取杨局长的电话记录。”

   李玉明道:“去调取了,但杨局长下午所有的通话记录,竟然让人通过电脑黑客,部抹去,

   欧阳志远一听,不由得吓了一跳。什么人这么厉害,竟然能侵入移动公司的电脑系统。

   这人在隐藏什么呢?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什么?

   这个人在下午的时候,肯定和杨局长通过电话,而电话的内容不想被别人知道,这才杀人灭口。

   这个人肯定和杨局长认识,而且非常熟悉。

   副厅长周江河的脸色一片铁青。这个对手太狡猾了,每一件事,都能抢到警察的前面。

   欧阳志远走进周江河,低声道:“周厅长,立刻调查杨局长的社会人际关系,看看他和湖西市谁的关系最好。”

   周厅长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,他的的眼睛一亮,低声道:“好,这个主意不错。”

   欧阳志远和周厅长亲自去查杨启宏的人际关系和档案。

   一个小时后,一个人的名字跳进了欧阳志远和周厅长的眼睛里。这个人的名字,让两人大吃一惊。

   湖西市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!

   薛兆国和杨启宏是同学,都在公安学院毕业。

   欧阳志远和周江河互相看了一眼,周江河低声道:“不要泄露一丁点消息。”

  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:“两人虽然是同学,但现在没有证据,不能证明什么。”

   周江河点点头道:“薛兆国同志的表现还是不错的,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他和这件事有关系。”

   欧阳志远看着周厅长道:“立刻调查李庄看守所所长李涛。”

   周江河点点头,看着欧阳志远道:“湖西市公安局,你最相信谁?”

   欧阳志远道:“我最相信副局长耿剑锋和周玉海,其他人,我谁都不相信。”

   周江河心里一惊,他低声道:“陈玉珍危险了。”

   欧阳志远道:“你是怀疑公安局的内部有奸细?”

   周江河点点头。

   欧阳志远一听,冷汗唰的一下子湿透了衣服。

   不好,如果湖西市警察局内部有鬼,他们能让陈玉珍活着吗?

   周江河立刻道:“志远,你马上赶回湖西市,要快,立刻就走,把陈玉珍转移到一个秘密地点,不要让任何人知道。”

   欧阳志远道:“是。”

   他和寒万重坐上路虎,立刻赶回湖西市。

   陈玉珍作为甲醇厂制造毒品的唯一证人,她被秘密的关押在一座楼房里。

   看守陈玉珍的是,湖西市特警中,身手最好的十二名特警。他们四个人一班,轮流看守。

   这些人,是局长王盛举亲自派遣的。

   副局长薛兆国察看完陈玉珍的防护后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   此时,大楼对面的一间房子里,世界级别的杀手皮尔,正在用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这座大楼。

   他已经观察了一个下午了,他算准了那些特警巡逻的路线。

   他放下望远镜,转身拿出一个皮箱,熟练地打开那个皮箱,里面是一些稀奇古怪的零件。

   他看着这些零件,双手熟练地拼装着,不一会,一架小巧的微型遥控直升机,就出现在他的手里。

   皮尔狞笑着,把爆炸威力极强的炸弹,安装在飞机内,他把飞机放在地上,拿出遥控器,熟练的操控着微型直升机。直升机上的炸弹,足以把那间房间变成一片火海。

   直升机不紧不慢地在房间内盘旋着飞了起来。

   皮尔在等机会,他要等到两组特警换岗的时候动手。

   换岗的时候,是他们最松懈的时候。直升机在十秒钟之内,就能飞过去,从窗户撞进去,直接炸死那个女人。

   一百万,就到手了。

   皮尔狞笑着,看着直升飞机在房间内慢慢的盘旋着。

   两个小时后,欧阳志远和韩万重赶到了关押陈玉珍的那座楼后面。

   两人下了车,欧阳志远快速的打着手势,寒万重放哨,欧阳志远身子一弓,顺着雨水管道上了关押陈玉珍的三楼。

   陈玉珍的病,自从被欧阳志远看好了,她的脸色变得有了一丝红润,但心里压力却很大。自己也曾经参加了毒品的炼制,这个罪名不小呀。

   看着外面持枪的特警,陈玉珍内心非常不安。

   四名特警从楼道里走了过来,换岗的时间到了。

   欧阳志远双手,猛一用力,掰开防盗窗,身形如同一道闪电,冲了进来,室内的两名警察正好走了出去,和外面的两名警察一起出去换岗。

   大楼对面的杀手皮尔狞笑着,指挥着微型直升机,高速地飞了过来。

   陈玉珍猛然看到欧阳志远从窗户冲了进来,吓了她一跳,刚想说话,欧阳志远一把捂住了她的嘴,一把抱起了陈玉珍的身子。

   欧阳志远猛然听到一阵细微的嗡嗡之声,透过窗户,他看到了一架微型直升机,直奔一扇窗户高速的撞了过来。

   怎么会有直升飞机模型撞了过来?

   一种强烈的危险在心头升起。欧阳志远一声低喝,抱着陈玉珍直接跳下楼去。

   高速飞机撞在了窗户上,冲了进来。

   “轰!”一声天崩地裂的猛烈爆炸,耀眼的烈焰腾空而起。

   八名互相换岗的特警,看到了那架微型直升飞机高速地飞向关押陈玉珍那间房子的窗户,这八位特警立刻卧倒,八支冲锋枪对着那架直升机猛烈地开火。

   但已经晚了。微型直升机冲进了房间,皮尔引爆了那颗爆炸威力极大的炸弹。

   第三层楼顿时化为一片烈焰火海。

   欧阳志远刚跳下楼,炸弹就爆炸了。猛烈而炽热的烈焰,在他后面喷射了出来。

   欧阳志远背后的衣服,还有他那一头漂亮的头发,几乎都被烤焦了。

   寒万重打开车门,欧阳志远抱着陈玉珍,冲进车内,路虎飞也似地消失在了远处。

   车内的陈玉珍吓得几乎脱虚了,冷汗早就湿透了身。要不是欧阳市长相救,自己现在已经被炸的粉碎,在烈焰中化为灰烬了。

   欧阳志远也是十分的后怕,自己再晚一秒钟,自己就会和陈玉珍一起被炸死,这个在制毒案唯一的证人,就会被灭口,这件案子,就无法侦破了。

   陈玉珍看着欧阳志远的衣服和头发都被烤焦的狼狈样子,她的内心急剧的变化着,脸色变幻不停。

   看样子,对方不杀了自己,誓不罢休了。

   回头看看那火光冲天的大楼,陈玉珍看着欧阳志远,终于下定了决心道:“欧阳市长,我在甲醇化工厂的化验室里,无意中看到过一个人,但那人没看到我。”

   欧阳志远一听,顿时惊喜万分,自己救了陈玉珍,没有白救呀。

   欧阳志远连忙道:“你看到了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