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60_a543

   言欢打量着现在的苏沐染,她这样病入了膏肓,别人轻易就可以看的出来,而她自己的感觉更是直接。

   她那么想要活下去,可是最后不管她做什么样的努力,她最后的结果就只有死,还会以着一种对她而言,最是痛苦,也最是残忍的方式死去。

   这能怪谁,谁也不怪,要怪就怪她为什么要这样的病,再是想着强要别人的生命,当然,苏沐染的命是注定了的要早死。

   苏沐染冷笑着,“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的,你难不不成知道,如是要你早给我损骨髓,我会这样吗?”

   “我为什么要给你捐骨髓,我欠你的吗?”言欢突是一笑,这笑的刺疼了苏沐染的脸,还有她的心。

   “我就是故意的,就是故意的不给你捐的,就是故意让你短命的,你自己的命自己去担,我和你有什么关系,凭什么你的命,最后却是要落在我的手中,让我替你买单?”

   她低下头,就这么居高昨处的冷凝着半死不活的苏沐染,“如果你好好的呆在你的国外,活上三五年是没有问题的,说不定不是三五年,五六年都是有可能。”

   “谁让你回来的?这下就连半年时间都是没有了。”

   “你闭嘴!”苏沐染本来可能是想要吼出去的,就只是可惜,现在她身无力,就像是在等死,而就连一点有气势声音都是发不出来。

   本来她还可以走,还可以踩着高跟鞋,更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可是现在呢,她就连走路都是无力,像行尸走肉一样在苟延残喘着。

   而现在的她,最恨的就是健康的人,最恨的也就是像言欢这样人生得意的健康人。

   言欢会闭嘴吗,当然不会,这往别人的伤口上面洒盐的事情,可是最好玩了,她可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,当然也有可能再多洒几把盐,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。

   牛仔背带裙的渐变色长发少女

   谁让苏沐染的命,这么短的,短的可能连半年也没有,她再是继续的气,可能也是真的连半年时间的也是没有了,更加的会短命的。

   “对了,我们刚才说到了哪里了?”言欢自言自语的说着,可是讽刺的意味却是也极浓,当然也是让苏沐染几乎都是要将自己身上的被子扯破了。

   “我到是知道了一些事,不过想来你可能不想知道。”

   苏沐染什么也不想听,只是瞪着一双眼睛,就是想要让言欢立马快滚。

   可是,她不听,言欢却偏是要说。

   “你回国了之后,一名医生给你开了一种特效药,国内进口的,对于你的病,十分的有好处,对不对?”

   苏沐染的上下牙齿紧咬着,一双眼睛几乎都是瞪出了血,就连脸色也都是白到了发青。

   而言欢的声音则是在继续,当然也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她。

   “这种药确实是对你的身体是有好处的,你自己是可以感觉到的,那么你怎么就不想知道,为什么后来你会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,也是越来越是无力吗?”

   “因为……”

   言欢凑近了苏沐染的脸,清冷的音色里面满是讽刺与嘲弄。

   “陆秦把你的药给换了,不对,不是换,药还是那种药,不过就是里面的成份变了一些,药效没有那么好罢了,你用的进品药,一瓶几千元,可是你最后吃的却只是几十块钱的国产药。”

   “苏沐染,你可是被陆秦反咬了一口。”

   言欢早就知道陆秦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,他什么都是可以做的出来,什么也都是可以不顾,他能出卖苏沐染一次,就能出卖她两次。

   就是苏沐染真的太蠢了,本来就自身不保,却还是要拉上一个陆秦,她可是听说,苏沐染把陆秦从热监狱里面费尽心思给拉出来,也是陆秦当成一条狗在使唤。

   陆秦就算是当狗,那也都是一只不叫的狗,而不叫的狗,那最后可是咬人咬的最是凶狠的狗。

   苏沐染用力的抓紧了身上的被子,就像是狠力的忍着什么一样,而这样的忍,显然的,她已经是维持不下去了

   她也要忍不下去了。

   言欢抱住了自己的胳膊,有些人就是自找的,而同情这两个字,永远也不可能会用在这样的人身上。

   她转身就走,只是在走到门口之时,却又是停下了步子,对了,他还有事情没有说完。

   她再是转过了身,眼中也是没有了任何的情绪,更何况是感情,什么姐姐,什么妹妹的,跟她有什么关系?

   “我还忘记了一件事情,”她就是要苏沐染不好过,让她日安不宁,让她的时时都是受着折磨。

   “我女儿很好,我们已经找到了她,还有……”她的声音一停,再是接着继续剜着苏沐染的心,“朱美娜也没有被你卖掉,你放心,你都是病的快死了,她很快就会过来看你的。”

   言欢打开了门,里面就传来了苏沐染一声又一声尖叫声,那种尖叫声就如同野兽一样,声声撕裂,声声几乎也都是噪动,就连门外站着的人也都是跟着不耐烦了起来。

   当然他们也不用担心,苏沐染会不会被气死。

   医生说过,离判刑还要有一些阵子,以着苏沐染现在的身体状况,她短时间之内还会活着,还要救出那些被拐的妇女,这也算是她在临死前,做的最后一件好事吧。

   不然的话,她这一辈子还真的算是白来到了这世界上。

   等到言欢出去了之后,就见陆逸的车子正好就是停在外面,他是过来接她的。

   她走过去,也是打开了门,结果一只小手却是伸了出来,让她抱。

   “宝宝乖,妈妈身上有细菌的,”言欢想着自己刚才可是去了医院,又是在苏沐染那里呆了那么长的时间,万一空气里面有病毒怎么办?

   寻寻眨了一下眼睛,这才是乖乖的坐好,不让妈妈抱了。

   言欢看了下四周,还是真的想要找个地方换件衣服才行,身上的这件衣服也不能再要了,真的脏死了,她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。

   她关上了车门,拿出了自己的手机,一会让人给她送套衣服过来,她要好好的给自己消消毒去,不然的话,她自己都是感觉自己挺脏的,当然以后她是不会过来这里了,也是不会去看苏沐染死还是没有死,不然的话,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人误会,她们这是有什么姐妹情意的,有个什么姐妹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