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

头像 Posts by admin

0038_a543

“陆逸,你过来,”贵妇伸出手向儿子抬了一下,就像是是在叫着一只小狗一样。

陆逸走了过去,站在了贵妇的面前。

“这长么高做什么,弯腰,”贵妇用力的捏了一下儿子腰上的肉,这一捏之下,才发现儿子的身上的肉硬的就像是石头一样,不愧是陆塬生出来的种,跟他老子一模一样,一点也不像她,她要是有个软软嫩嫩的女儿多好,可是为传到非得是个硬邦邦的儿子。

陆逸只好弯下了腰,结果他老娘两只手上来就掐起起了儿子的脸。

然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给儿子的身上抹着。

“陆逸,你为什么不是女儿啊?你为什么不是我的贴身小棉袄啊?你要是变成小金蚕那样漂亮,我这辈子也是都是无所求了,你外公也就要稀罕死了,你爷爷也要高兴死了。你外公天天都说我和你舅舅没本事,给他生不出来个孙女出来,你爷爷也说家里风水不好,一百多年了,没生出个女孩出来。”

而此时,电视上面也是定格了一个画面,是一放大的虫子,陆逸的眼角抽了一下。

“儿子,你说小金蚕是不是很漂亮?可是为什么戏份要这样少的,就给她露了一个脸,就没有给多露几面吗?”

“可能就是因为太美了,”陆逸咳嗽了一声,其实都是在睁眼说瞎话,而他头一次说着这样让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,也没有理由的话,这是欺骗。

恩,太美丽了,美的天怒人怨的,所以不可能给它太多的戏份,不然还不知道要扯出多少的人兽恋出来。

“妈,我先回房去了,”他站直了身体,实在是不怎么想同他妈妈,也就是这一名叫做叶淑云的贵妇谈论关于一只美丽的毛毛虫,不对,是蚕的事情。

“跟你爸一样,一点审美都没有,”叶淑云哼了一声,再是回过了头,结果一瞪眼,也是看到了电视上面放大的那条虫子,还将自己给吓了一大跳,“这么恶心的!”她拍了一下身上的鸡皮疙瘩,再是按了一下快进,马上的,画面一变,就变成了一个粉嫩嫩的小少女了。

优雅清纯女生精灵风格暖黄色古典写真

而仙侠传也是以着一天两集的速度连播着,剧情也是进入到了比较白热化的时候,直到所有人都是差不多将小金蚕给忘记的时候,小金蚕又是出现了。

因为秦小玉为了救小金蚕身负重伤,为了可以救回秦小玉的命,木清泽的眸子一沉,似乎是做了怎么样的一种决定。

当是小金蚕再是从虫变成人的时候,还是那张精致的脸,确实是美的不似凡人,不能说身上有仙气,也不能说是妖气,只能说,是在仙与妖之间,一种古怪却似和谐的存在着。

“都是你的错,”木清尘一句一句的指责,让小金蚕低下头,似是无言,似是无动于衷,可是镜头的拉近,却是捕捉到了晕在她手背上面的眼泪。

谁说妖精是没有泪的,谁说妖精都是坏的。

其实她只是一个才是出生没有多久的小妖精,她是一只小金蚕,按着人类的年纪而言,她才只有四五岁。

2339_a547

“放开她!!”一声怒吼,赫然间从看看台上传来,一条火龙飞快的冲向了魔雨寻,硬生生的将他从沈炎萧的身边逼退。

火元素巫灵浮空而来,一把将沈炎萧拉到自己身后,瞪着那双赤红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魔雨寻。

“小火儿?”沈炎萧诧异的看着火元素巫灵,她立刻揪心的转头看向看台,发现漫天的大火已经将看台上的矮人们彻底包裹其中。

“放心吧,有火焰在,那群家伙冲不进去。”火元素巫灵眨巴着眼睛看着沈炎萧,它知道沈炎萧一直让它保护看台上的矮人,可是当它看到沈炎萧遭遇危险的时候,它的大脑立刻做出了判断。

保护矮人是沈炎萧给它的任务,但是保护沈炎萧是它的本能!

在为矮人们留下了保护的火焰防御之后,火元素巫灵立刻冲到了沈炎萧的身边。

敢当着它的面欺负沈炎萧,它绝对不会放过。

从降生到现在,火元素巫灵第一次体会到了一种名为愤怒的情绪,它现在满心想着的,就是把眼前的魔雨寻烧成灰烬!

元素巫灵的思维很单纯,但是在它们的信念之中,唯有一点与生俱来根深蒂固,那就是同伴之间的牵绊。

不论是掌控着那种元素之力的元素巫灵,它们都无比的珍惜着其他的同伴,只要同伴有难,它们会奋不顾身的冲出来。每当一个元素巫灵即将诞生的那一刻,就会有许多的元素巫灵从各处赶来,守护着它们新同伴羸弱的灵力,确保同伴可以降生与时间。

元素巫灵固然强大,可是它们的数量却太过稀少,几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的累积才能孕育出一位元素巫灵,对元素巫灵而言,它们的同伴无疑于是最珍贵的。

火元素巫灵从未见过其他元素巫灵,它降生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沈炎萧,但是元素巫灵的本能却让它将沈炎萧视作了自己的同伴,对保护同伴的本能彻底的被释放在了沈炎萧的身上,火元素巫灵如今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同伴。

仲夏日下的清凉写真

沈炎萧是它心中唯一的同伴,不论是谁,也不能伤害!

冲天的火焰在火元素巫灵的身上蔓延开来,那炽热的火焰仿佛能够吞噬天地间的一切,却不会伤及它身后的沈炎萧。

那些火焰像是有意识一般,在沈炎萧的四周隔离出了一个安地带,以温热保护着她的身体却不会伤到她半分。

元素巫灵的愤怒,是这世间最可怕的几种力量之一,空气之中所有的水分被高温蒸发,腾腾蒸汽弥漫在空气之中,随后彻底消失,空气变得异常干燥,夹杂着的高温让每一口呼吸的空气都变得异常炽热,足以灼伤喉咙。

这一种异动,从火元素巫灵的四周蔓延到了整个广场,逐渐朝着整个王都扩散。

被火焰保护着的矮人炼金术师之中,赫然间出现了骚动,几位炼金术师公会的会长赫然间发现,他们藏于纳戒之中的异火不知怎么的突然狂躁了起来。

……

金键盘的投票要用电脑进入本书的网页才能看到哦,就在总字数下面的那个红色按钮上,投票不花钱,而且还能赚书币和包月会员!投票总数最多的,会获得印有修大大成年和Q版的双面抱枕哦。为了这个投票我也是满拼的,TAT大家求给力啊,票票不断,八更不断。

2060_a543

   言欢打量着现在的苏沐染,她这样病入了膏肓,别人轻易就可以看的出来,而她自己的感觉更是直接。

   她那么想要活下去,可是最后不管她做什么样的努力,她最后的结果就只有死,还会以着一种对她而言,最是痛苦,也最是残忍的方式死去。

   这能怪谁,谁也不怪,要怪就怪她为什么要这样的病,再是想着强要别人的生命,当然,苏沐染的命是注定了的要早死。

   苏沐染冷笑着,“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的,你难不不成知道,如是要你早给我损骨髓,我会这样吗?”

   “我为什么要给你捐骨髓,我欠你的吗?”言欢突是一笑,这笑的刺疼了苏沐染的脸,还有她的心。

   “我就是故意的,就是故意的不给你捐的,就是故意让你短命的,你自己的命自己去担,我和你有什么关系,凭什么你的命,最后却是要落在我的手中,让我替你买单?”

   她低下头,就这么居高昨处的冷凝着半死不活的苏沐染,“如果你好好的呆在你的国外,活上三五年是没有问题的,说不定不是三五年,五六年都是有可能。”

   “谁让你回来的?这下就连半年时间都是没有了。”

   “你闭嘴!”苏沐染本来可能是想要吼出去的,就只是可惜,现在她身无力,就像是在等死,而就连一点有气势声音都是发不出来。

   本来她还可以走,还可以踩着高跟鞋,更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可是现在呢,她就连走路都是无力,像行尸走肉一样在苟延残喘着。

   而现在的她,最恨的就是健康的人,最恨的也就是像言欢这样人生得意的健康人。

   言欢会闭嘴吗,当然不会,这往别人的伤口上面洒盐的事情,可是最好玩了,她可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,当然也有可能再多洒几把盐,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。

   牛仔背带裙的渐变色长发少女

   谁让苏沐染的命,这么短的,短的可能连半年也没有,她再是继续的气,可能也是真的连半年时间的也是没有了,更加的会短命的。

   “对了,我们刚才说到了哪里了?”言欢自言自语的说着,可是讽刺的意味却是也极浓,当然也是让苏沐染几乎都是要将自己身上的被子扯破了。

   “我到是知道了一些事,不过想来你可能不想知道。”

   苏沐染什么也不想听,只是瞪着一双眼睛,就是想要让言欢立马快滚。

   可是,她不听,言欢却偏是要说。

   “你回国了之后,一名医生给你开了一种特效药,国内进口的,对于你的病,十分的有好处,对不对?”

   苏沐染的上下牙齿紧咬着,一双眼睛几乎都是瞪出了血,就连脸色也都是白到了发青。

   而言欢的声音则是在继续,当然也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她。

   “这种药确实是对你的身体是有好处的,你自己是可以感觉到的,那么你怎么就不想知道,为什么后来你会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,也是越来越是无力吗?”

   “因为……”

   言欢凑近了苏沐染的脸,清冷的音色里面满是讽刺与嘲弄。

   “陆秦把你的药给换了,不对,不是换,药还是那种药,不过就是里面的成份变了一些,药效没有那么好罢了,你用的进品药,一瓶几千元,可是你最后吃的却只是几十块钱的国产药。”

   “苏沐染,你可是被陆秦反咬了一口。”

   言欢早就知道陆秦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,他什么都是可以做的出来,什么也都是可以不顾,他能出卖苏沐染一次,就能出卖她两次。

   就是苏沐染真的太蠢了,本来就自身不保,却还是要拉上一个陆秦,她可是听说,苏沐染把陆秦从热监狱里面费尽心思给拉出来,也是陆秦当成一条狗在使唤。

   陆秦就算是当狗,那也都是一只不叫的狗,而不叫的狗,那最后可是咬人咬的最是凶狠的狗。

   苏沐染用力的抓紧了身上的被子,就像是狠力的忍着什么一样,而这样的忍,显然的,她已经是维持不下去了

   她也要忍不下去了。

   言欢抱住了自己的胳膊,有些人就是自找的,而同情这两个字,永远也不可能会用在这样的人身上。

   她转身就走,只是在走到门口之时,却又是停下了步子,对了,他还有事情没有说完。

   她再是转过了身,眼中也是没有了任何的情绪,更何况是感情,什么姐姐,什么妹妹的,跟她有什么关系?

   “我还忘记了一件事情,”她就是要苏沐染不好过,让她日安不宁,让她的时时都是受着折磨。

   “我女儿很好,我们已经找到了她,还有……”她的声音一停,再是接着继续剜着苏沐染的心,“朱美娜也没有被你卖掉,你放心,你都是病的快死了,她很快就会过来看你的。”

   言欢打开了门,里面就传来了苏沐染一声又一声尖叫声,那种尖叫声就如同野兽一样,声声撕裂,声声几乎也都是噪动,就连门外站着的人也都是跟着不耐烦了起来。

   当然他们也不用担心,苏沐染会不会被气死。

   医生说过,离判刑还要有一些阵子,以着苏沐染现在的身体状况,她短时间之内还会活着,还要救出那些被拐的妇女,这也算是她在临死前,做的最后一件好事吧。

   不然的话,她这一辈子还真的算是白来到了这世界上。

   等到言欢出去了之后,就见陆逸的车子正好就是停在外面,他是过来接她的。

   她走过去,也是打开了门,结果一只小手却是伸了出来,让她抱。

   “宝宝乖,妈妈身上有细菌的,”言欢想着自己刚才可是去了医院,又是在苏沐染那里呆了那么长的时间,万一空气里面有病毒怎么办?

   寻寻眨了一下眼睛,这才是乖乖的坐好,不让妈妈抱了。

   言欢看了下四周,还是真的想要找个地方换件衣服才行,身上的这件衣服也不能再要了,真的脏死了,她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。

   她关上了车门,拿出了自己的手机,一会让人给她送套衣服过来,她要好好的给自己消消毒去,不然的话,她自己都是感觉自己挺脏的,当然以后她是不会过来这里了,也是不会去看苏沐染死还是没有死,不然的话,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人误会,她们这是有什么姐妹情意的,有个什么姐妹情。

旧秋葵视频官方网址下载

   “她怎么也来了?”伊灵小声嘀咕了一声,好像不是太高兴。

   言欢顺着伊灵的视线看了过去,而伊灵口中的人,是她,温冬妮,就是不久前拍替身戏时,把她的整张脸都是要扇肿的那个,恩,她怎么也来了?

   对了,她想起来了,言欢轻轻抬起了自己的手指,放在了自己的胳膊上面,如同弹琴一般,她记起来了,上辈子,红药就是由温冬妮演的,只是最后在她看来,温冬妮的演技并没有演出红药的精髓出来,可是,却也是因为这部电视剧,挤身进了二线演员之类,以后的片约也是不断。

   至于当年言欢自己。

   她不是在拍陈万达的归吗,不但失了清秋锁这样的一部不管是从口碑,还是演员阵容,以及剧情方面,都可以说是一流的电视剧,还是失去了出演金导以后片子的机会,也是给自己招了一辈子的黑。

   用力的抓了一下自己的胳膊,不管如何,红药这个角色她一定要拿下。

   二十五号,广播里面已经叫着她的名子,言欢拿出了自己一直握在手心里面的小纸条,上面写着的正是25号。

   “别紧张,没事的,正常发挥就好,”伊灵安慰着言欢,只是,她却是要比言欢看起来都是紧张,手心里面也是握出了一手的冷汗。

   “我知道的,”言欢对她笑了一下,弯起的双眼也是闪动了一抹流光。

   她走上前,这是自己的这一辈子真正的开始。

   她其实并没有太紧张,因为她对自己的演技有信心,她的演技都是上辈子真正的一步一个脚印,摸爬滚打出来的,受了多少苦,她自己知道,遭了多少罪,她也是记得,所以,这一个角色,她势在必得。

   她刚是进去,还没有开始自我介绍,门再是开了,温冬妮被自己的经纪人护着大步的走了进来,而她的经纪人也是伸出手,将言欢向一边一推,也是因为言欢挡了他们的路了。

   骑自行车的清纯美少女

   这一推或许是没有用什么力气,可是之于一个一点也没有准备的人而言,足可以将人推倒在地上了。

   砰的一声,在这里或许起不了多少的波澜,但是言欢的肩膀却是撞在了一边的柜子上面,柜子的尖角也是用力戳进了她的皮肉之内,虽然没有流血,不过想来,撞青是少不了的。

   言欢体质本来就特殊,她除了血型少见之外,皮会也是极白,但是,也是因为太白,所以,要是不小心被磕了碰了的,那么青紫的程度也要比一般人严重。

   她揉着自己的胳膊,也是站直了身体,而其它人也都当她是小透明,她握紧自己的手中的排号,明明是25号的,不过她知道自己这是被温冬妮给插了队了。

   温冬妮似乎是也是认出了她,回头的一瞬间,那一双眼睛也是带着一些不难看出来的挑衅,而她也没有感觉自己插了言欢的队有什么不对的,在她看来,她有名气,有演技,也有后台,既然有这么好的资源,那不去浪费,是傻的还是怎么的,而且一会她还有其它的通告,可不想在排队上面浪费时间。

黄瓜app二维码深夜

   叶安安也不想打扰雷根的雅兴,正打算转身离开,雷根仿佛已经察觉到她的气息,淡笑着说道:“叶小姐特意来这里,不是来找我的么,怎么看到我就要走?”

   叶安安只好停下脚步,淡笑着解释:“我想随意走走,结果不小心走到这里,也不想扰了你品尝美酒的雅兴……”

   雷根摇头淡笑,缓缓倒了一杯酒,朝叶安安示意:“这是山谷里的新鲜水果酿造的果酒,叶小姐不如尝尝?”

   叶安安终究还是没有抵挡住酒香的诱/惑,走到他面前,接过这杯果酒尝了一口,果然味道和闻起来一样香,不禁点头笑着称赞道:“纳达荷山谷不仅仅风景优美,泉水清透,还盛产各种水果,真是个适合居住的好地方,你们比诺因家族生活在这里,可以自给自足了……”

   雷根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若有所思地问道:“那么叶小姐觉得,这里和圣德匹兹堡,相比如何?”

   叶安安愣了愣,没想到雷根突然会这么问,思索片刻道:“各有千秋吧,这里给人的感觉很贴合大自然,也符合你们的作风,而圣德匹兹堡胜在建筑的古老和华丽,我想如果这两个地方对游客开放,游客都会很喜欢!”

   “圣德匹兹堡是个坚固的堡垒……”雷根这么感叹了一句。

   叶安安点点头笑道:“是啊,易守难攻,建的很神奇呢!”

   “一想到坚固的圣德匹兹堡,将可爱又美丽的叶小姐关住了,就觉得可惜……”雷根幽幽说道,拿起酒壶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。

   “你这话,就好像我是童话里被幽禁的公主!”叶安安忍俊不禁地扑哧一笑,摇摇头说道:“圣德匹兹堡并不会关住我,而兰斯更不会限制我!”

   “我和兰斯也算结识了很久,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恨不得你只属于他一个人,将你关在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地方……”雷根说到这里,顿了顿,又笑道:“而圣德匹兹堡,正是那样一个可以禁锢人的地方!”

   “他的独占欲一向很厉害!”叶安安点头笑了笑,倒是没有因为雷根的这番话露出惊讶之色:“但是他会尊重我的意愿,所以我从来不曾因为他的独占欲而担心!”

   清纯美女吊带裙居家私房唯美写真

   或许在他对付阎子峰的时候,她有些担心,有些失望,但是后来何娜的话提醒了她,两个人只要沟通和交流,即使在某件事上有分歧,也总能通过沟通解决,而兰斯果然没有让她失望,在两个人的互相退让中,感情比原来更加亲密。

   看到叶安安提起兰斯时,脸上挂着的一抹浅笑,溢满了幸福,雷根的眼眸沉了沉,仰起头将手中这杯酒一饮而尽,幽幽说道:“看来叶小姐和兰斯之间的感情很好,好的让我羡慕……”

   “比诺因先生和菲奥娜小姐之间的感情应该也不错,毕竟你们相处的时间比我和兰斯还久!”叶安安淡笑着答道。

   听她说起菲奥娜,雷根眉头微皱,似乎并不想多提。

   !!

芭乐app在线下载免费

   所有的医护人员立马冲了过来,在救护车上,就对莫海发起了紧急的抢救!

   栗书盯着莫海,不小心被医护人员碰到,整个人就撞到了旁边的角落里。

   不过此时此刻,医护人员根本就注意不到她,所有的人都在拿着仪器对莫海进行最后的抢救。

   栗书死死的盯着莫海,看着他胸口处那个匕首处,冒出来的大量的血泡,看着他的嘴角里,吐出来的大量的血液……看着他的身体,在一阵阵的颤抖着……直到最后的平静下来。

   她整颗心感觉都像是被血淋淋的撕碎了!

   她紧紧攥住了拳头,盯着莫海那张脸……因为刚在吐血所以此时此刻,有些狼狈。

   脸色上的苍白,让他减龄了几岁,依稀间,栗书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追求着她,唯恐世界上有人不知道他在追她,所以搞得声势浩大的莫海。

   那时候的执着,造就了他们如今的悲惨。

   她早就知道,他们不合适。

   她是一个对感情有洁癖的人。

   而他,却花心,不稳定……

   却也万万没有想到,两个人走着走着,就到了如今的地步。

   大美女小清纯coco

   栗书颤抖着身体,颤抖着身体,就在这时,一直温热的大手,按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
   栗书一愣,抬起头来,就看到莫西承正在沉稳的看着她。

   栗书空虚的心,就像是吃了定心丸,她反手一把抓住了莫西承,眼泪滚落下来,“莫西承,你爸爸……”

   莫西承听到这话,摇了摇头。

   栗书就感觉眼前一黑,整个人晕倒过去。

   莫西承盯着晕倒过去的栗书,叹了口气。

   该是多么的伤心,才会让她痛成这幅样子,该是多么的绝望,才会让她根本就无法遮掩自己的痛苦?

   他扭头看向莫海,这辈子,他对这个男人永远都是处于敌对状态,哪怕后来莫海将公司交给了他,父子两个人之间的关系,也从来都没有缓和。

   因为,他看不起莫海。

   从来没有把他当成是爸爸看待过。

   可是今天,此时此刻,他却忍不住走到了莫海的面前,他默默的看着他,“爸,你一定要醒过来。”

   他说完这句话,看着莫海的眼神里,就带上了恭敬。

   一个男人,哪怕做父亲很失败,哪怕事业上不成功,可是只要他可以为自己心爱的女人挡刀,就足够值得让人尊敬了。

   莫西承垂下了眼帘,抱着栗书,盯着医护人员,在狭窄的救护车中,对莫海进行抢救。

   车子很快就到了医院里。

   医护人员推着担架直奔急诊室。

   半个小时后……

   急诊室手术门打开,医护人员走了出来,对莫西承摇了摇头,“对不起,我们尽力了。”

   这句话落下的时候,明明觉得自己并不难过的莫西承,却突然间眼眶一红,鼻子都有点发酸。

   他点了点头,然后就转身,往普通病房中走过去。

   栗书躺在病床上,睡得并不安稳。

   因为怕她担心怕她太过难过,所以莫西承要求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,让她好好睡一觉,再醒过来,面对这残忍的事实。

菠萝蜜网址2

   而且,被世人所敬仰的神域,对于术士这个职业的存在也十分厌恶,术士是魔法和斗气六个方向之中,最接近黑暗的一条路,光明的神域抵制一切靠近黑暗的邪恶力量。

   由于世人的偏见和神域的打压,整个光明大陆之上,几乎找不出几个学习术士的人。

   即使有,也是过着如过街老鼠一样,人人喊打的日子。

   沈炎萧就想不明白了,这么一个犀利的职业,怎么到了这些伪君子的嘴里,就成了卑鄙的存在?

   卑鄙?天底下道貌岸然的人何其多,表面上的光鲜亮丽,在私下里做起龌蹉事情可一点也不含糊。世人能够接受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却不愿接受一个魔法修炼的职业?

   真是荒谬的让人哭笑不得。

   “抵制又如何?不喜又怎样?我自己选择的路,又何须旁人指指点点。”沈炎萧冷笑一声,她从不是个在乎世俗眼光的人。

   她只会选择自己决定正确的,而不是一味的顺从世俗的观点。

   沈炎萧很清楚,在这世间,任何人都是靠不住的,唯有自己,才是唯一的依靠。

   ‘记住你今日说的话,自己的选择只有自己能坚守。’对于沈炎萧的坚持,修没有再说出任何劝阻的话。甚至于,沈炎萧隐隐感觉到,对于她的选择,修是很满意的。

   虽说已经确定了未来魔法的走向,可是在熔岩山谷这样简陋的地方,想要学习术士的东西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修就算再神秘莫测,也不可能在百年之前就预知自己寄居的人会选择术士这条路,自然不会将关于术士的学习内容装在脑子里。

   而且,由于七星锁月第二层封印未解开,沈炎萧在进入第六阶之后,魔法的成长就出现了停滞的状态,不管她如何静下心来修炼,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增长。

   秋天森女范白色毛衣美女傍晚唯美写真

   正如修所言,封印解开带来的效果,和被封印时的严密息息相关。

   沈炎萧只能打消了继续现在修炼术士之路的念头,开始专攻斗气。

   可惜,短时间突破魔法六阶已经是十分罕见的情况,想要再在极短的时间内同样突破斗气…那是痴人说梦!

   修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催促沈炎萧修炼。

   随着朱雀世家的马车朝着熔岩山谷的深处推进,四周的温度也变得越来越高,任何一滴水在滴落地面之后,都会在瞬间被蒸发成气体,就连低级的妖兽也不敢进入这样炽热的地区。

   而马车里的人也知道,随着温度的上升,他们也越来越靠近朱雀居住的巢穴。

   ……

   沈嘉怡和沈嘉伟坐在同一辆马车里,车厢里只留下一名中年侍从伺候两人休息,至于其他两个侍从,则被留在了沈嘉伟本该乘坐的那辆马车。

   “还有多久才能到啊?整天坐在马车里,浑身都要点散架了!我已经吃够了那些肉干!再吃下去,我非要吐了不可!”沈嘉怡皱着眉头靠坐在马车里,一直在朱雀世家养尊处优惯了,这几日的赶路让她浑身不舒服,若不是因为关系到朱雀,而且有机会在圣君面前博得好感的话,她压根不想遭这个罪。

f2富二代成年短视频app色版

   自是她拍完广告回来,又是病了,病的几乎都是起不来,她又是不喜欢去医院,所以就是医生每天都是过来,可是只要一过来见到言欢这样子,就头大。

   “言小姐,你要好好的吃饭,不要想的太多,什么事情都是会过去的,”

   医生劝着言欢,这身体一直都没有好,针也打了不少,可是还是没有什么起色,脸还是白的跟鬼一样,这明显的跟用什么药,已经没有关系了。

   这是她自己的心理问题。

   言欢低下头,再是握紧了自己放在腿上的手机,然后轻轻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。

   似乎是谢谢那两个字。

   医生再是给言欢换了一瓶药,不过,真的不能再是打下去了,这再是打下去,把身体都是给的虚了,还有这手新背都是青了,都是快没地下针了。

   当是助理进来的时候,一见言欢这样子能不难受吗?

   “最近是不是有公司想要和我签约了?”

   言欢问着助理,她想应该就是的,她在以前的公司里面,就是公司的摇钱树,不过因为后来她想要和陆秦在一起,所以强行与公司解约,也是陪付了不少的违约金,甚至还让公司给告了,那时她的名声已经烂到不能再烂了,再是加上她离开了之后,又是接了几个烂片,烂角色,也是为了衬托出陆秦俊美帅气,把自己的形角都已经打黑的不成了样子。

   甚至都是想要去陆秦的公司,就是天喻,不过她已经不是那个可以演艺界几乎可以呼风唤雨的言影后了,她已经成了二流的,甚至三流的演员,就算是再大的IP,再好的公司,也是拯救不了她已经如日天的烂名声,就连陆秦在的那个小公司,也是看不她,那时她哪怕是倒贴,人家也不要她,所以她就只能私下的托关系,找理由,硬是往陆秦的所在的剧组去,接那些一般人都是不屑一顾的片子,给自己抹黑,最后黑到了,都是没有人再找她拍片了。

   现在她总算是洗白了是不是?

   网络爆红模特 居家清新自拍

   “是的,言小姐,”助理说起这事也是高兴,我接到了越伦那边的电话了,“说是想要同你签约,而且条件给的十分好,工作也是自由,言小姐想要拍什么片子,也都是由你自己。”

   而说到这里,助理也跟着眉飞色舞起来,不久前跟着言欢之时她还都是垂头丧气的,现在到是开始抬头挺胸了。

   “言小姐,你不知道,我这里已经压力了不少的代言,还有不少的国内外大牌的广告了,都是排着你的挡期呢,只要你想拍,马上的我们就有很多片子拍,还有很多的大剧也都是在等着你了,我相信,只要你再是努力下去的话,一定会再是红起来的。”

   言欢轻轻的撑起了自己的脸,抬头间,就是助理笑起来的模样,那双一直没有多少底气的眼睛也是跟着弯了起来,一脸的兴奋的,都是找不到了南北。

   言欢想起伊灵在的时候,那个时候,她的事情起步的很快,到了23岁那时,她就已经拿最到了不少的代言还有资源,每一年挣的钱也都是不计其数,,那时的伊灵也是这样的表情。

   只是,她没有想过,伊灵却是用那样的死法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

   而此后,就是佳仪陪着她,佳仪是伊灵带出来的,哪怕是在她最是落魄,最是可恨的时候,也是没有离开过她,她想如果伊灵在的话,也会这样的。

   这世上谁会对她不离不弃的?

   可以也就只有她不在的妈妈,还有伊灵,以及佳仪了。

   “你想我签哪里?”言欢问着助理,朦胧的视线中,似再是那一片薄雾的升起,又是落下。

   “我想……”助理想了一下,“言小姐,你看越伦怎么样?越伦给的条件最好,而且又是给我们绝对的自由,越伦名下艺人也都是有充份的资源可以用的。”

   “还有……”助理的声音再是小了一下,“除去越伦之外,还有一个,那就是天喻娱乐好像也有这样的意思,”而天喻娱乐不是别的地方,就是陆秦现在所在的娱乐公司,就是以前言欢费尽心思,甚至是死皮赖脸的,也想进去的那一家公司。

   他们那时怕言欢的负面名声连累到了整个公司,所以看不上她,可是谁也没有想到,有一天,言欢竟然可以靠着一个广告就咸鱼翻身了,而且还有大火的可能。

   而现助理最担心的就是,言欢为了陆秦再次不要自己的前途,最后还是签在那个天喻娱乐里面,给陆秦当垫脚石,这是她一点也不愿意看到的,她是绝对的不愿意言欢再是跟陆秦再是在一起,最后毁了的就是言欢自己。

   可是言欢对于陆秦,根本就是着了魔的喜欢。她都是害怕了。

   助理见言欢一直不说话,主里也是急,不会真的要签天喻吧。

   “言小姐,你准备签哪家?”

   “我……”言欢轻轻的碰了一下自己的红唇,“我现在不想签任何一家。”

   “不签?”助理有些失望,不过也比签那个天喻好。

   反正只要不签天喻,还有的是机会,把言欢给拉上正途。

   言欢当然不知道助理在想着什么,她只是轻轻摸着自己的手机,却是很久都没有打开了,没有人给她打过电话,而她的私人号码,又有几个人知道,最起码,陆秦知道,秦小月知道,可是他们从来是没有打过,不管她是不是活着,她是不是死了。

   所以看看她,她活的多失败的。

   而她不准备签任何公司的事情,助理也是知道了,所以也就没有再是在她的面前提过什么。

   言欢听着助理说着日后的安排,她也不没有什么异议,做什么都是好,拍什么也成,她总归的还是需要工作,还是需要生活在这个世上。

   但是不得不主,这一个广告拍对了,而她的人气,也似乎是真的回复了一些,只是她却是没有见有就有多高兴。

   她将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面,似乎还是有些烫。

   助理出去的时候,也是千叮咛万嘱咐的,让她就在这里,最好不要出去。

   海市已经入冬了,而冬天,很冷……

黄色视频app污下载

换好衣服的苏非欢和秦歌,眼神飘忽的来到了大厅之中。

“两位快坐,这真是无妄之灾,二位丢了什么,我日不落定会照价赔偿,毕竟东西是在我城主府丢失的。”沈炎萧一脸惋惜的看着无比受挫的秦歌和苏非欢,表示出自己的大度和友好。

可是刚刚被深深打击过的两人,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。

他们二人在光明大陆的可是数一数二的神偷,可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在来到日不落的当天夜里,他们居然就被同行给偷了个精光,两个人身上都只剩下一条裤衩,其余的东西数被偷的一点不剩。

作为神偷,秦歌和苏非欢的警惕性极高,不要说被贼偷了,就是夜里有一丁点的动静,他们也会立刻清醒。

可是这次倒好,不但两个人都被偷了,就连他们贴身的衣服都给那无良小贼给扒了下来,更郁闷的是,他们两人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一向对自己的偷窃技术无比自信的秦歌与苏非欢,这次真心是被那名无良小贼给打击的吐血了。

凶残!太凶残了!

要不要这么狠,把他们的衣服都给扒了,那衣服能值几个钱啊!

很明显,对方是在炫耀自己的技术,同时也在狠狠的打压秦歌和苏非欢的气焰。

这一次,苏非欢和秦歌,真是败得哑口无言。

两个人都在不知不觉中着了道,他们还有什么脸继续骄傲?

一娜清甜蓝色妖姬

“不用了…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。”秦歌勉强扯出一丝笑容,他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这次他和苏非欢出来时,身上没有装太多的东西,就连两人的腰牌都留在了白银之手,否则,这要是传出去,他们可就没脸见人了。

枉费他们白银之手号称光明大陆第一神偷组织,这三位当家,接连在日不落栽了跟头,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。

秦歌注意到,唐纳治腰间挂着一枚极为眼熟的玉佩,那枚玉佩就是昨日他从唐纳治身上顺手牵羊下来的,如今玉佩已经回到了唐纳治的身上,说明昨日造访他和苏非欢的那位神偷,肯定和沈炎萧他们关系很好。

就是不知道,那人有没有将自己偷唐纳治玉佩的事情告诉沈炎萧他们。

可是沈炎萧他们对他们俩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,一点也不想发觉他们是小偷的样子。

秦歌微微皱眉,难不成沈炎萧他们并不知道日不落的那位神偷的存在?那人完是在沈炎萧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的手?然后再将失物给放了回去?

秦歌的脑子乱成了浆糊,这是他有史以来遭受到的最大挫折。

“说来也实在是很抱歉,我想我大概知道你们的东西是被什么人偷了。”沈炎萧看着秦歌强颜欢笑,心里乐的开花,要不是顾及到了修,她昨晚指不定把这两位的内裤都给扒了。

秦歌心头微微一跳,他努力压下内心的激动看着沈炎萧道:“领主大人真的知道是何人所为?”

……

这几天一直都是每天8更,有的亲们感觉没有八更的原因很有可能是TX这几天抽啊抽的把中间的几章给抽没了。

前天更新的是神偷VS怪盗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、8昨天更新的是以身相许1、2、3、高手过招1、2、3、4、5中间没有漏章,如果大家发现挑章了,那就是TX给抽掉了。TX这几天系统不稳定,经常抽,我们作者有时候连后台都进不了,让我们一起唾弃这系统吧。

狐狸视屏

那个瞬间,穆晓晨的鼻尖贴近了华雪城锁家附近的皮肤,某种若有若无、淡而清新的香气里,混和着男性荷尔蒙的味道,毫无保留地冲击着穆晓晨的嗅觉细胞。

她的胸膛里像忽然多出了只胡乱挣扎的小兔子,一时连呼吸都不敢了,可脑子里,却似有惊雷炸开:这……这就是男人的味道?

穆晓晨形容不出那种味道,但真的很好闻。

这是她第一次明白所谓耳鬓厮磨的乐趣所在。

华雪城放开她时,落入眼帘的便是她娇羞红透的脸庞,到底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,这么轻微的亲密接触都没经过。

他还真被穆晓晨有点傻掉的反应给取悦了,低低笑,“我走了。”

穆晓晨还没回过神来,便见家里的奥迪A8停在了门口,她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,华雪城转头,脸上挂了温和有礼的微笑,一手却还搭在穆晓晨肩上,没有下来。

穆威匆匆下车,看到这副情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他满脸热情:“不知道华少要来,我这尽在外面瞎忙活,快、快快,进去坐。”

华雪城客气却疏远:“穆叔叔,我已经来了一会儿了,很晚了,正打算回去休息。”

穆威有些失望,干笑:“不多坐回儿了?”

华雪城很随意:“改天再来拜访,以后机会多得很。”

穆威脸上,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失望,不过他立即掩饰了下去,笑意堆满脸:“那我送华少吧?”

长发及腰清纯女孩图片美得像花仙子

他不希望穆晓晨嫁给华雪城,却又忌惮华家的势力,害怕两家为恶希望能够交好。

华雪城却是神情淡淡:“谢谢穆叔叔,有小晨送我就好了。”

礼仪周,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这已经算是立场分明地站在了穆晓晨这边了,毕竟穆威是她的生身之父,再怎么刻薄寡情,他现在作为“外人”,还是需要拿出该有的礼貌来。

穆威心下明白是怎么回事,一时却也无可奈何。

穆晓晨正不知如何是好,华雪城已经迈开长腿,打算走向车子。

这时,他的手却没有立即放开穆晓晨,而是轻轻地捏了一下。

穆晓晨意会,立即跟上,留穆威一个人讪讪站在那里,不尴不尬的。

目送华雪城的车驶离,穆晓晨才回转身,气氛有些尴尬,她也懒得说话。

穆威却开口了:“你们真要订婚?”

华雪城都那么给力了,穆晓晨这时才不会这时露出怯,她十分肯定:“嗯。”

穆威皱眉,“你还是个学生,他都快三十了……”

穆晓晨打断他:“二十八。”

穆威觉得威严受到了挑衅:“他大你十岁!你不算算他比我才小几岁!”

穆晓晨抬头,直视父亲:“小你十五岁呢。”

穆威被噎得简直接不下去话,足足停了好几秒才说:“我穆家好歹也是A市名流,小十五岁像是两代人吗?怎么做我女婿?这叫人怎么说我?我穷到要卖女儿?”

穆晓晨微微转过头,轻轻一笑:“没想到爸是这么要面子的人。”

说完,她直接向屋子里走。

穆威只觉得一团火积在胸膛里,恨不得一巴掌甩穆晓晨脸上去:有这么跟自己爹说话的吗?她这分明意识自己包养小三是不要脸!

可想想华雪城刚才的态度,他就又觉得这个女儿,已经不完属于她管。

管教女儿,最让人头痛的就是反对婚事,反对无果,只会反目成仇,他现在跟穆晓晨的有关系就够紧张的了。

偏偏华雪城这样的条件,他根本不敢明着跳出来反对!

穆晓晨要嫁个普通人,再怎么成仇,她也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,现在却已经开始脱离掌控了。

这么憋着一股子火,他完没地方发泄,眼睁睁看着穆晓晨进了屋,他才深吸了两口气,大步跟上,说:“这个周末,记得早点回家。”

穆晓晨挑眉:“有事?”

他现在都不怎么着家了,还管她早回晚回?

穆威回避了女儿的目光,又重新直视回去:“你哥生日,在家里开个PARTY。”

穆晓晨脑子里“嗡”的一声,怒火中烧:他还没跟妈妈离婚!妈妈重度抑郁在医院里,他叫小三儿子来家里开PARTY,这是当她妈死了吗?

她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讲出来的!

穆威见穆晓晨脸都气白了,也有些心虚:“也不一定是在家里,在外面也行,你来就可以了。”

他既然知道在家里不合适,又凭什么觉得她该去?!

穆威拉下脸:“有你这么瞪爸爸的吗?再怎么说他是你哥,你们是兄妹,血脉相连,对内怎么都好,对外那都是穆家人,都是我穆威的儿女,就应该相亲相爱。”

穆晓晨觉得自己就是在听外星语言,还相亲相爱?还血脉相连?

她只会觉得恶心好不好!

如果不是想着不能就这么离开穆家便宜小三一家,她立即跟这样的父亲断绝父女关系!

反正他家外有家,一样有妻有儿有女,而她穆晓晨,也不稀罕有个这样的爸爸!

这么想着,她直接了当地:“我没时间。”

“没时间?你忙什么去?”

穆晓晨看着父亲,唇角有丝冷笑:“我今年高三,而且,你眼里没有妈妈不代表我眼里没有,我还要去医院。”

“一个PARTY能用你多长时间?你谈恋爱都有空,陪你哥倒没空了?”

穆威希望穆晓晨去,是因为王烟病着,穆晓晨只要和他一起出现,就足以代表他们家对穆阳、穆云身份的认可。

这是等于把穆阳介绍给A市的上流社会:这是我穆家的新成员,我们都是穆家人。

他就这么一个儿子,不能总是藏着掖着,不能总名不正言不顺,他要让外界明白,他对这个儿子的看重。

这样,穆阳才能早点被上流社会所接纳,早点融入名流圈子,多结交些名门贵少,对他以后的发展,甚至是公司的发展都有好处。

穆晓晨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她疯了才去配合。

不仅不想配合,她现在想的还是:不能让他把这个PARTY办成!

他为穆阳庆生,如果能请到的重量级的人物,就等于名流圈子接纳了穆阳,认可穆威的公布,给他们面子,认可他是穆家的大少爷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假婚真爱:金钻BOSS别惹我》,方便以后阅读假婚真爱:金钻BOSS别惹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。